第622章 番外:浪子回头金不换

    糟糕,他这是要把她办了的节奏!

林跃急促地换了一口气,在他的薄唇沿着下巴转战的时候,她突然一手进抱上了他的头:别

语调微颤,如棉花糖似的挠上了李念的心头。

男人如猛兽似的,低吼一声,来势越发凶猛。

不一会儿,林跃就给攻击得溃不成军。

别在这儿。她抓住他的手,存留着最后的一丝理性。

于是,车子发动,在路人好奇的目光中疾驰

一夜之间,林跃在a大和b大中名气大燥,有人羡慕她有才又嫁了个高富帅的,也有人酸不溜丢地往坏处议论,说她凭借姿色攀高枝。林跃听到了一些,却不当一回事。

每天,该工作时就工作,不该工作的时候,磨磨李念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

话说,他是在吃醋吗?

以前见那么多女人找他,她总觉得不安全。现在,每天看他虎视眈眈地盯着她身边的人,接连两天了也不打算回a市去,林跃不由得抿唇偷笑!

喂,你一个人在这里偷笑什么呢?突然肩头一沉,她就被搂过埋进他的怀里。这两天的李念,如新婚时那般凶猛,着实让人吃不消!

林跃心有余悸地扶着老腰,干笑:你不会又想了吧?

回应她的,是一个狂热的吻。

后来林跃在沉沦中恍然想到一个可能这家伙,不会是想证明这个世上他是与她最契合的人,让她彻底断了出轨的念头吧?

汗!

只知道有的女人防止老公出轨,会总是假装不经意地榨干人家,却没想到,时来运转,有人不淡定了!

专心点儿耳朵被轻咬了一下,她微颤着缩进他的怀里。

你怎么还不回去?

工作什么时候忙完?

嗯林跃咬着手指想了想;不知道,也许还有两天,也许还得多待几天!

嗯,我也得再忙两天。

吼!他这是借口啊!借口!

不过这家伙吃醋的样子可真有趣,邪恶的林跃决定好好地逗逗他!

于是,每天早出晚归,她把时间都泡在了学校里,做实验,开研讨会,写报告

蹲守在b市的李念要么找不到人,要么找到了人也靠近不了人家半分,不由得抓心挠肝了起来。

于是又发动小鲤鱼的力量,让她给妈咪打电话。

林跃心软,出差几天本就想孩子想得不行,这会儿听到孩子的声音,马上就承诺明天一定回去。

李念以为他飘着的心总算可以安稳下来了,谁知,到了a市,尽管林跃是个有夫之妇的消息被传得满校园皆知,可,林跃性格平和,又深得学生们的喜欢,每天和她走得近的小鲜肉还真是不少。打电话给她的人也是不少!

喂!过来!我们谈谈。

念哥招式耗尽又得不到想要的效果,不得不在林跃再一次加班晚回家后,黑着脸拉上了人家。

干嘛?林跃还从没有见过他这么严肃的样子,暗想他应该是憋不住了,不由得在心底里偷笑。

果然,念哥沉着脸,不情不愿地说:我输了。

啊?笑意爬上林跃的眼角,她故作不解:念哥你说什么?

我输了!死女人!我认输了还不行吗?

林跃淘淘耳朵,促狭的小样儿让李念深深吸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拍!

一个轻薄的小东西拍在她的掌心上:喏,这是我的手机,密码是你的生日。以后你想看就看吧。

你的手机有什么好看的?我不要!手一推,把到手的猎物给推了回去!

嘿她就是故意的!李念知道,却无可奈何。谁叫他先前作死,跟她提了什么互相不干涉的约定呢?

现在,眼看某人傲娇,他只有默默承受的份儿!

再一次,把手机塞进她的手里,他严肃且认真地说:约定取消了!以后,我只能是你的,你的眼里也只能有我!听明白了没?

如果我不同意呢?

林跃!李念大叫,咆哮的声音把林跃吓了一大跳。她急忙捂住李念的嘴,嗔怪地提醒着:你想把小鲤鱼吵醒是不是?

同意不同意?

死女人,你不会真的想给我顶绿帽吧?

诶,念哥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啊!我这可是在成全你耶,你想想,这些时间来我们家门口徘徊的美女们,没有一万也得有上千吧?还有打电话给你的那些,公然对你抛媚眼的那些,那么多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你舍得不要?她挑着眉,看似为难他的表情里,写着她的在意。

李念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这几年是他不好。之前他以为,只要他不是真的出轨,偶尔和人家玩玩,开开玩笑也是可以的!哪知道,只有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设身处地了,才知道那样暧昧不清是一件多么伤人的事情!

看着她话里有话的介意,他后悔。再命令人家是没有底气了,不过,他开始用行动默默地证明着自己的改变。

这不,在林跃回房间后,他悄悄将手机里的美女号码给删了!谁嗲声嗲气地打来邀请他出去玩的,他回人家一句:把你嫂子也带上吗?

一句话,秒杀了那些女人的念头。

虽然其中还有那么一小部分顽固分子想纠缠不休,不过,当李念下定决心来和他们断绝来往的时候,他们的花招都成了笑话。

比如,某一天,林跃和李念逛商场时,就有那么一个从专柜里提着名牌包包走出来的女人,她看见李念眼睛发光,扭着水蛇的步伐,妩媚动人地走到了李念的面前,涂着精美指甲的手正要搭上李念的肩头,突然他身子一侧,避重就轻地搂住了林跃的细腰,然后

像是没看到那女人似的,直接无视地从人家身边走过。

念哥!那女人不甘心地要追上去,却被李念的助理给拦了下来,笑眯眯地问她:美女,知道纠缠我家老大会有什么下场吗?

什么下场?

助理往美女细长的腿上一瞄,含笑的表情下说着嗜血的话:打断你的狗腿,丢到夜总会去!

后来,李念和林跃两个人不知怎的养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明面上虽然不承诺什么,但私下里,各自主动地避开那些花花草草。

有人送花的,不接!

有人微博告白的,黑了他的账号!

谁敢不怕死地找上门的?丢出小鲤鱼,让人家先好好地学学贤妻良母的技能!

林跃亲眼目睹了李念对那些女人的狠心,也看到了他浪子回头的诚意,就渐渐地没有了怨言!

有时小两口喝了点小酒,她会依偎在人家的怀里,眺望着漫天星光,心情愉悦地调侃人家:昨天那美女看起来不错啊!身材那个火爆啊!啧啧啧

念哥蔑视地瞄了她一眼,就那些女人?给我女儿当奶妈还差不多,想爬上我的床的,还不够资格!

哦?念哥的眼光这么高啊?

那是,作为唯一入了我的眼的你,是不是很骄傲啊?

呵呵

又一年春节!

除夕夜大家各自在家里团圆,初一这一天却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在哪儿,东辽四雄总会带着老婆孩子齐聚在一起,选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一起过上一个充满年味的新年。

看,念哥最近又红润了!小跃,来来来,传点儿高招,说说你是怎么把念哥养得这么滋润的,让我们也学学!

太阳暖烘烘地照耀着大地,在这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男人们拿着钓鱼竿在溪流边钓鱼。女人们围着茶炉,一边泡茶,一边看着小孩们玩耍,闲聊了起来。

大家被顾七七这么一说,恍然发现:对哦,念哥好像又胖了?

爷我是强大,不叫胖好不好?溪流边的人听到他们的话,不满地回过头来。

引得女人们哈哈大笑!

不过,念哥确实是胖了,渐渐粗壮起来的裤腰头是最好的证明。

晨晓调侃他:整天吃饱饭就钻被窝的人,能不强大吗?

好小子,难道你不钻被窝?李念被他的话里有话逗乐,弹了几滴水过来,两人说笑着,跟大孩子似的玩闹了起来。

封景和萧景姚酷酷地坐在边上,看着自家的如花美眷,看着孩子们与兄弟们,很是惬意!

萧景姚:当初你一声不吭闪了婚,我们还觉得很惊讶!现在看来,你这婚闪得好!

支持了?

当然,没有你们的开始,又怎么有我们的美满结局?

哈哈哈

笑声飘荡,在这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一只鸥鹭从河面掠过,叼起了一条小鱼儿!

萧晓晓欢呼鼓舞:看!那只鸟儿好漂亮!

那是鸥鹭!阳阳说!

阳光点点,洒落在酷酷的小脸上,女孩子们仰着头,崇拜地看着他:阳阳哥哥,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很多呢!

阳阳哥哥好棒!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阳阳哥哥!

我也要!

我也要!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