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始祖

    中洲队主神空间,空荡荡的平台之上,主神散发着淡淡的豪光,光芒照射到周围的漆黑世界中,带来些许的光晕,有种朦胧的光彩,极为神秘。一眼望去,平台依旧是那个平台,主神依旧是那个主神,平台两侧的门扉依旧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看上去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

    然而对于中洲队的众人来说,这几天却是截然不同了。莫闻接任了中洲队队长一职位,正式建立起自己的权威;张恒在某一天夜晚兑换了转队的物品悄悄离开了中洲队,不知去了哪个小队;索菲亚在从生化危机二回来后就被莫闻抓了起来,直接拎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到现在也没有被放出来······一切都变得太快,以至于现在中洲队每个人心中都有些迷茫,对于中洲的未来也有些困惑。

    当然了,这迷茫中的人不包括莫闻。

    悠闲地躺在房间的沙发上,他将手中如鲜血般的靓红酒杯放到一边,看着对面被自己用锁链绑在墙壁上、勒得紧紧的索菲亚,轻轻一笑。

    “我亲爱的索菲亚,你还没有考虑好吗?我虽然有耐心陪你玩下去,但还有两天时间就是新的恐怖片了,你应该清楚,在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进去的,那么那时等待你的就是主神的抹杀了,它可没有我这么怜香惜玉!”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几天时间没有进食也没有被放下来,虽然让索菲亚的脸色显得有些萎靡,但凭借着精灵族超人一等的体质,到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面对着莫闻的提议及威胁,她却是轻轻一哼,将头别向了一边,根本没有理会的意思。

    自从在生化危机中失手后,少女就没有想要再苟活下去的意思,莫闻的实力实在太强了,强到了连她这个精灵族的第一天才都看不到追赶上去的希望,与其活下来继续忍受这种羞辱,她还不如早早就回归始祖布利弥尔的怀抱呢!

    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莫闻看着油盐不进的索菲亚,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这回早就上去扒皮拆骨、严刑拷打了,甚至可能抽出对方的灵魂来直接搜索想要的答案,但对于索菲亚莫闻却不想这么做,怕刺激到大千世界那位留下的暗手是一个原因,不过更关键的还是他有些下不了手。

    不同于以往那些小千世界毫无瓜葛的剧情人物,索菲亚是莫闻在那个命运之中最亲近的人,两人相依为伴数万年,对方甚至为莫闻诞下了唯一的子嗣,那个经历虽然不曾真实存在过,但却给亲眼看过的莫闻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莫闻并不想伤害对方,这也是之前他明明知道索菲亚、张星野身上有问题,却没有采取强硬手段的原因之一。

    但经历过这么多的世界,莫闻的心性不说坚硬如铁,但也差不多了,他对于索菲亚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随着下部恐怖片进入时间的逼近,这个限度已经越来越低了,他有些忍不住想动手了。

    将从主神那里兑换来的美酒一饮而尽,莫闻忽地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就见他咧嘴一笑,突然开口道:“索菲亚啊,你确定当初给你下启示的真的是你们精灵族的始祖布利弥尔,而不是什么其它的东西吗?我以为在进入主神空间之后,你或多或少会察觉到一些真相呢!”

    眼中瞳孔一缩,原本一脸淡漠的索菲亚闻言脸就是一沉,神色也是阴晴不定,半晌之后才看着莫闻,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果然知道些什么,莫闻!你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吧,所以才会知道始祖大人的事情!只不过你应该没到过我们精灵族,否则的话就不会怀疑始祖大人的真实身份了,我们精灵族与始祖大人的关系要远比你们想象得要亲密,不是你一两句话就能挑拨得了的!”

    有些东西彼此间都是心照不宣,自从接到始祖的命令来其它世界追杀莫闻时,索菲亚就明白对方八成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所以才会‘在某一天给整个精灵族带来巨大灾祸’,此时莫闻亲口承认这一点也没给她带来多少困扰,只是在临死之前她还想弄清事情的始末,做个明白鬼。

    莫闻嘴角闪过一丝玩味,他不怕索菲亚开口反驳,就怕对方一直保持沉默,只要对方能开口,那么他就能多少套出自己想要的情报。

    “不不不,亲爱的索菲亚,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知道你们精灵族与所谓始祖的关系,你们自它体内诞生,一生都笼罩在对方的磁场之下,可谓朝夕相处,没有人能比你们更了解它,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能冒充始祖布利弥尔来欺骗你们,我并不怀疑这一点!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给你下命令的始祖还是以往你们精灵族崇拜的始祖吗,你应该察觉到给你下达启示时,那位始祖的变化了吧!”

    眼睛死死地盯着索菲亚,这一刻莫闻不准备放过对方每一个反应。

    始祖布利弥尔说白了其实就是大千世界精灵族所在那颗星球的星球意识,它本身其实只有一些近似本能的智慧,并没有什么问题,在一些生命力强盛、精神磁场明显的星球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只不过问题的关键出在从从属关系角度来说,它其实是属于世界本源意识的下位附属者——在莫闻和原初合力,用蛮横手段夺走大千世界一半世界本源后,大千世界的本源衍变发生了变化,原本没有智慧也不需要智慧的她为了应对外来的危机,产生了意识,懂得了权衡、谋划,所以才有了始祖布利弥尔给索菲亚下达的追杀莫闻的启示,这对于觉醒智慧的大千世界本源来说并不困难,就跟将电脑中的文件通过某种端口导入硬盘中一样简单。

    但莫闻相信索菲亚绝对会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同,毕竟一个原本只能吱吱唔唔表达某种不清意识的人一天忽然开口说话了,并且明确地告诉你需要告诉你要干掉另外一个人,不然你家人就要全完蛋,这除非是傻子,否则是个人都能察觉到不妥。

    果然听着这句话,索菲亚的脸色微微就是一变。莫闻说的东西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一开始以为这是因为事关整个精灵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始祖才会有不同的反应,但现在听莫闻这么说,她忽然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隐情

    然而片刻之后,索菲亚却是又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不管始祖变得怎么样,始祖就是始祖,它下达的命令是我们精灵族至高的圣谕,必须执行!如果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鼓动我背叛的话,那么我只能告诉你——你打错注意了,莫闻!”

    双眼清澈得能倒影出一切的画面,少女的面容却是无比严肃,兑换自主神曾经束缚过普罗米修斯的锁链束缚在她的身体上,让对方此刻看起来真的很像那位传说中偷盗火种、然后被宙斯惩罚的大神,两者都是一样坚定,一样的不惧牺牲。

    莫闻有些难受地龇了龇牙。

    精灵族的死脑筋他早就领教过,一个能在离开母性万载后还疯狂崇拜始祖的种族,她们的脑回路显然和人类有些不太一样,索菲亚作为其中的皇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提出问题前莫闻就对对方的反应有些准备,但是当看着一个明明实力不俗,智慧也不差的智慧种族露出这种脑残一样的神情,他还是感觉有些牙酸。

    “好吧,好吧,这个问题算我没问,就当你的始祖一直都没有变好了!只是我很想知道,你的始祖在给你启示的时候,有没有说过,如果你不是我的对手时,需要怎么做?!”

    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信仰狂热的索菲亚,莫闻忽然转移了话题,猛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