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等这次回去,我便让阿娘安排提亲一事

    夜转深,姬纥拿着药方子出帐,韦盈盈就守在榻前,时不时的伸手去探姬誊的鼻息。

    韦盈盈难得贤惠,用帕子沾了水,轻柔的擦着他的脸。

    「姬誊,你争口气。」

    「我想过了,若没有你,我阿爹定会将我当做物件那般许给旁人。他虽没有提督大人对颜姐姐那般心狠,可到底谈不上是个好父亲。」

    「你虽然穷,可到底还算是一个好归宿。」

    「我也……只认定你了。」

    说到这里,她难受的扑倒床前哭。

    「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你留下来的五十两银子,我不够花啊。」

    她哭着哭着,后颈一痛,很快,身子软了下去。

    谢珣收回手。

    他沉着脸看向塌上面色惨白的人。就见姬誊睁眼。

    他的视线缓缓往下滑。落到韦盈盈身上。

    「下手过重了。」

    「不是你的人,果然不会心疼。」

    姬誊忍着不适,他支起身子,吃力的将韦盈盈抱到榻上。

    谢珣死死拧眉:「你还是悠着些。」

    说着,他去取药丸。

    「吃过了。」姬誊毫无羞耻心用被褥将自己和韦盈盈一同盖上。

    「崔韫来过?」

    姬誊嘴里还残留着药香味。

    「是回魂丹。比你准备的药丸,药性强上数倍。」

    姬誊:「醒早了。」

    他眼底的神色看不分明:「崔家二公子对我倒是真大方。」

    谢珣恼怒:「就你这样的,是真不要命了。」

    「我的好父皇防备心重,看谁都是藏的深的,借着机会自该让他对我彻底放下警惕。」

    他幼时便是太出色了,这才招来祸事连连。

    这次,但凡会武的,都能轻轻松松躲了去,他狼狈的左躲右躲,又恰到好处让马儿去踩他,也是颇废了心神。却只有他自个儿清楚,其实障眼法下,他的伤的并不致命。

    昏迷都是装的。

    姬誊忽而眯了眯眼:「就是崔二公子身侧的女娘,说话很是不中听。诅咒我,让我十分不喜。」

    谢珣:???

    「三皇子,你要如何我都效忠,可若要指责或是伤害沈娘子,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维护的过于急切。不免让姬誊在意了。

    「谢世子,我也告诫你一句。她同盈盈交好,也是崔二公子身边的人,你还是莫染指的好。」

    这句话,很是不中听。

    「你多虑了,她只是崔侯的表妹,两人之间清清白白。」

    姬誊好似明白了。

    「那行,你莫同他抢表妹。」

    谢珣:……

    给你两颗药丸,就虚情假意的维护上了?

    ————

    这边,崔韫将沈婳送至。

    中途,沈婳也知闹了场笑话。

    沈婳:……

    许久没进食,崔韫也落了个胃疼的毛病,他用手按了按腹部。

    他本存着话要同沈婳言明,偏偏被姬纥打断了。

    「不请我进去喝口热茶?」

    沈婳看在眼里,她关切的给出建议。

    「你吞几颗丹药,也就没事了。」

    「都送出去了。」

    沈婳觑他一眼。总觉得这样的崔韫有些怪。可她到底是良善的女娘,小身子朝边上挪了挪,让出道儿来。

    崔韫撩开布帘入内。甫一入内,便是好闻的的清甜。

    没有倚翠打理,影五又是个粗人,里头有些乱。却乱的很有规律。

    崔韫倒没四处打量,他坐下。指骨分明的手抬起茶壶,倒了杯热水。

    影五见无需伺候,很有眼力见的退出了账子。

    「若是不舒服,烧鸡油腻也不好再吃,我这边还存了不少点心,不如吃些垫垫?」

    「也行。」

    沈婳将点心取了出来。

    帐内的两人,相对而坐。

    崔韫喝了热水,已有些缓解。又接过沈婳送来的点心。

    细嚼慢咽,很是文雅。

    「好吃么?」

    「还不错。」

    沈婳有些惊讶。

    这点心是前不久韦盈盈给的。她吃了几口,嫌过甜腻得慌,却不想崔韫眉都不皱一下,眉眼放松,好似挺享受。

    是了,他挺会吃甜的。

    「平素一道用饭,桌上的糖醋菜和甜品也没见表哥会多夹几块?」

    崔韫如实道:「早些年没尝过苦,便觉得世间一切都该是甜的。后领略了愁滋味,就不太敢碰了。」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男子比女娘还嗜甜,说出去也不光彩。」

    他所言,不无道理。

    铁面无私的大理寺卿,喜欢吃糖,怕是让人知晓,威严也能少了一半,徒增笑料。

    「日子苦,才更该吃些甜的。」

    「表哥如今万事顺遂,难捱的日子也尽数过了。」

    沈婳:「往后你若想吃甜的,就同我说一声,我哪日高兴了,就偷着给你藏些,保证瞒的严严实实。」

    崔韫看着她。眸色温暖,嗓音冷清却也温柔:「我原先不想那般急的。」

    「总想着你我之间慢慢来,左右你还在守孝。无需急于一时。」

    沈婳听的茫然。

    「可我又想着,守孝时间太长,你总会不安。我也不该仗着你势单力薄这般欺辱你。金银首饰,锦服华裳不过身外之物你也尽数不缺,那就只有彻底落下名分了。」

    沈婳不曾想,崔韫还想大办认亲大礼。将表兄妹的身份彻底坐实。

    她感动不已。

    「名分不名分的,那都是虚的。表哥心里有我,我就不在意。无需这般麻烦。」

    崔韫深知沈婳的顾虑。

    「此事的确不好大张旗鼓,免得失了你的孝道,可该有的礼数,断不能少。」

    「伸手。」

    沈婳无比感动的伸过去。

    「我听说,你将血玉给了绒姐儿。」

    崔韫取出一份玉镯,无棉纹、杂质。水足饱满充盈,质地纯透晕着淡淡光泽。

    他给沈婳套了进去。

    沈婳定神看了一下。有些惊喜。

    「表嫂嫂也有一块相似龙石种的,说是冬暖夏凉。」

    崔韫用鼻音应了一声。

    「恩,是祖母早年备下的,留给崔家儿媳。」

    沈婳笑容满面,很给面子的「哇」一声。

    「祖母真阔绰,这可比血玉还值钱。」

    崔韫喉结滚动。

    「等这次回去,我便让阿娘安排提亲一事。」

    沈婳:「嗯嗯嗯,我自然配合的。」

    她还想在说什么。整个身子彻底僵硬,女娘嘴角的笑意一点点凝滞。

    她惊愕失色:「提亲?」

    见她这般,崔韫眯了眯眼,似有不虞:「你不愿?」

    沈婳一口气险些没喘过来。

    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不

    对。

    在崔韫的视线下,女娘颤颤抖抖的抬手,死死掐住了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