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遭厄

    叮,系统收到大道的任务让宿主前往失道之地,宿主是否穿越诸天?

    叶天凡瞳孔一缩后就是说:大道有什么奖励?

    叮,奖励,宿主能够突然到大道境界,宿主是否满意还有拒绝?

    那其他人不能去失道之地问,叶天凡清系统像大道问道。

    叮,大道的提示就是只有宿主才达这个修为才能去失道之地。

    嗯,系统我们这一行同意了,你跟大道说一下顺便提路。

    混沌中叶天凡的身影凭空出现,混沌灵气直接的像着叶天凡的体内涌入。

    叶天凡没有管涌入体内的混沌灵气,像着大道的冥冥中而去。

    叶天凡在无垠混沌中行走了三千年后终于的就是达到失道之地所在的地方。

    整个失道之地像是一片死地一样没有任何大道气息,也没有任何的混沌灵气。

    叶天凡也没有多想就是一跳入失道之地里面而去了。

    失道之地内部。

    叶天凡自混沌之中钻入到失道之地内,就发现自己的神识能探查的范围越来越小,似乎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规则,将他的神识限制了范围。

    他想用自身的三千大道护持己身,对抗那冥冥之中的规则,但却没有丝毫作用。

    反倒是有一种力量,正不断朝着他的识海涌入,似乎想要混淆他的记忆!

    叶天凡心中一凛,他想起了系统所说的事!

    这失道之地中,以前有人忘记了他到底是如何进来,又在其中经历过什么,之后到底如何出去的,他全无印象。

    难道那些人之所以忘记了关于失道之地的记忆,就是与这特殊的力量有关?

    叶天凡不得不固守心神,努力将这股想要入侵的特殊力量排出脑海。

    随着他不断深入,发现这失道之地笼罩在一股黑暗之中。

    越是朝失道之地内部前行,他越能感应到那特殊力量的威胁。

    而且他体内的时空大道居然在不断消失,是那种仿佛无法恢复的消失!

    虽然叶天凡对这情况早有预料,但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历经千磨万劫方才体悟到的大道消失,他心中依旧颇为慌乱。

    可那想要混淆他记忆的能量,他还能够暂时抵御;但这股剥夺大道的神秘力量,他甚至没有半点感觉!

    无尽的黑暗里,叶天凡不知挪移了多少回,终于撞到了一层看不见的结界!

    “难道已经触摸到了这失道之地的底部了?”

    叶天凡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他体内的三千大道已经消失殆尽,他的记忆也开始出现问题,若非肉身坚固无双,现在他恐怕失了神异!

    叶天凡体内的法力似乎也没办法调动,他只能依靠肉身的力量,朝着那道结界拍下。

    “碰!”

    那道结界居然出人意料地脆弱,时空道人一掌拍下后,那结界直接破碎!

    然后一股吸力将叶天凡直接吸了过去!

    叶天凡在这股吸力之中,那种混淆他记忆的力量突然如海如潮地涌来,终于突破了他神识的封锁,将他的记忆完全搅乱。

    而且这股吸力之中,似乎蕴含着另一种特殊的规则,把失去反抗力量的时空道人压缩成了一道神光。

    终于,那股吸力消散,出现在时空道人面前的,是一方星空宇宙!

    可惜,叶天凡因那特殊的规则,已经变成了一道神光!

    叶天凡所化的神光在这星空宇宙中快速划过,最终坠入一颗星球之中,附着到一条小鱼苗身上。

    叶天凡并不知道,这失道之地确实是一位超脱者的游戏场所。

    这位超脱者将这失道之地设置了特殊的规则,只要是外面进来的强者,都会被剥夺记忆,化作一种叫金手指的特殊物品。

    只有培养出一位这个星空宇宙的宇宙主宰,方才会释放掉这外来者。

    当初那些人进来后,就是在那特殊规则下,失去了所有记忆,然后以他的战之大道为根,形成了一个叫战神系统的金手指。

    直到这战神系统的附着者一步步升到宇宙主宰,才在那特殊规则下脱离了系统状态,被送出了失道之地。

    现在叶天凡的情形与那些人相差无几,他所化的神光落到小鱼苗身体内,就形成了一种叫时空穿梭进化系统的特殊金手指。

    “天凡……天凡……”

    叶天凡的修为比战尊要强得多,所以哪怕被那特殊的规则改成了一个系统,依旧还有微弱的意识存在着。

    然而,在这叶天凡所化的系统还未成功启动时,那条小鱼苗就被另一条鱼直接吞食。

    “时空……穿梭!”

    叶天凡的微弱意识再度蹦出,真的使出了时空穿梭神通。

    那时空穿梭神通一出,叶天凡所化的神光就从鱼嘴中消失不见。

    “道衍师弟,今日阳光正好,你去将山门落叶扫一扫。”

    一座海拔千丈的山峰半山腰处,有一唤作玄心观的破道观,观中止有一师两徒三个道士。

    此时那位师兄依旧躺在木床上,对着另一张木床上的师弟说道。

    “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没力气!师兄要是看不惯,那你自己去扫!”

    道衍看起来虽然才十三四岁的年纪,但这懒散的作风与他师兄一模一样。

    “正好你饿了,那就快下山买些吃食回来,这山门我待会儿起来扫!”

    那师兄同样懒得起来,继续对着道衍说道。

    “不去,我要为师父护法,这次师父一睡三年,肯定要突破了!”

    道衍翻了个身,脸庞正对着窗户,被阳光刺得闭上了眼睛,却没看到一道神光落到了他的头上。

    “道衍,你这家伙,迟早懒死!”

    他师兄晃晃悠悠地从木床上爬起来,嘴里还在嘀咕:“早知道当年就不让师父把这小懒虫捡回来了!”

    “天凡……天凡……”

    道衍脑海之中,突然传来这喃喃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