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走失的爹娘

    遍寻别院,柳紫印也没找到说好的便宜爹和姨娘,这更是进一步让她确定自己被坑了,而且坑得很惨。

    这会儿,那驭兽一族的长老们不仅“威逼”她当什么新任族长,还鼓动她带着她的族人去天宝山里捕捉灵兽,以待完后壮大驭兽一族。

    事到如今,她更有种进了贼窝的感觉,萦绕心头不去。

    “那个…诸位,天吴那边,我其实还有点事没解决。”

    “族长一声令下,我等自当听从,只是眼下情形,还是先多取灵兽壮大我族才是最要紧的。”

    “我族”二字高高地压、在她的头上,压得她脖子都直不起来。

    “我族?对,我说的正是我族的事宜。”

    “您请说。”

    不知不觉地,柳紫印已经被“我族”套进去了,要只是驭兽一族的人起哄就算了,最可气的是自家男人不但不帮自己想办法,反而很提倡到方外去这个建议。

    “天吴我的别院里,还有一些咱们族人的孤魂。早之前,我就允诺他们,有朝一日,我必引他们回故里,现在这种时候,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我族孤魂?真的还有流落在外尚且不灭的?”

    “嗯嗯。”

    一听族中长老也知道这事,柳紫印不由得心花怒放。

    要知道,自家男人可是逍遥王,可是帝后最最宝贝的儿子,要是他们知道驭兽一族的人要把自己的儿子拐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嘿嘿,就不是她不想去方外的事了,是她公婆不让去。

    再者说,人家小残好好的一个继任族长,好好的一个善良孩子,她可不忍心破坏自己在人家孩子心心里的光辉形象。

    这时候,远处一道黑影半空划了过来,仿佛陨石一样,砸在他们的面前。

    “爷,夫人,天风家的老爷子有东西让卑职交给夫人。”

    “……”

    这个称呼怪怪的,而且这个暗卫看上去也有点面生。

    “呈……”

    “又不是给你的,呈什么呈?”

    云冥话还没说完,柳紫印就觉得这气氛不太对,一把夺过暗卫呈上来那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果然,盒子掂在手里分量有点不对劲。

    “什么好东西?还不许我看?”

    “又不是给你的,看什么看?”

    瞧见云冥好像嗅到了点什么的样子,柳紫印更不敢在众人面前打开盒子。

    兴许旁人听了那句“老爷子”都会直觉地以为是老宅里的那个偏心眼的祖父,可是柳紫印清楚得很,这种时候能给她送东西的“天风”,除了白玄,不可能是别人了。

    这么一颗定时炸弹,我不扔出去就不错了,难道还指望她当着众族人的面打开,然后把那口锅牢牢地扣在自己头上么?

    “咔!”

    “……”

    诚然,某印只想着不去“引爆”就相安无事了,谁知道这炸弹还真是个定时的。

    “咻咻咻——”数道虚影从盒子里飘了出来,同时还带出一道悠悠的蓝光,蓝光不似众飘,众飘飞出瞬间,便有不少在亭下那些族人之中认出了自己的同辈、后人,而那蓝光化出瞬间,直接进入她手上的墨玉凤凰。

    “……”

    这是阴谋,绝对是阴谋!而且,这阴谋决计和自家男人脱不了干系!

    为啥?谁有脸问她,她就啐谁一脸口水。

    往常时候自家男人是最关心她的风吹草动的,现在这么近的距离,蓝光就一下子黏在她的身上了,冥渣渣居然一点关切的反应都没有,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经此一役,柳紫印在驭兽族人心中的威望更是如日中天,她还能说点什么?她什么都不想说!头疼得很!

    “丫头,咱们就去天宝山里走一趟吧!”

    “你说啥?我没听清!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

    本来那些活着的族人见到死去的顾亲已经没闲工夫再来进言进山之事,自家爷们儿是抽风了还是鬼上身了,居然在大好良机之下,提醒人家。

    虽然他的话音不高不低,但成功地引起了活人和死者们的向往,当下她是个孕妇,又不能动武,只得悻悻地身在云冥身边,走在前头,给全族人做一个表率。

    经过后山,收割了一批蚁精,经过二阶石林,又凿了一堆石头。

    系统矿石界面蹭蹭升了两级,她却一点喜悦之情。

    试问她这么一个欢脱的人,激将踏入堪比活死人墓的地界,还有什么事是可值得高兴的?

    很快,他们已经来到了天宝山脉的入山口。

    众族人纷纷随着他们落下深坑,柳紫印手指着面前那个已经没有潭水的洞口。

    “就是这里,一会进去的时候,各位千万…算了,反正你们其中的一些也不是没进去过,就不用我废话了。冥冥,咱们走吧!”

    与云冥相挽扶着,他们蓦然之间进入天宝山境内。

    前来迎接他们的,依旧是那些守山的天南枝,她定住脚步,指着这些天南枝,导游一般地讲着。

    “未经过历练的年轻族人要注意……”

    柳紫印一回头,不由得蒙了,她身后的入口明晰可见,只是这一会儿过去了,竟连一个族人都没有跟进来的。

    她一头雾水地看向云冥,但见他对自己浅笑,似乎知道内情的样子。

    正好,这时候,不拷问,更待何时?

    “说吧,你们来到底有什么阴谋?”

    “我们?我和谁?”

    “少废话,你!还有那个便宜爹!还能有谁?”

    “你这么想?”

    “不然呢?为啥只有咱们俩能进来,那些族人一个也没进来?”

    闻言,云冥仍旧莞尔,并饭后散步一样托起她的手,直面那些围聚上来的天南枝,带着她朝着天宝山脉深处走。

    “快说!”

    “嗯,他从我这了解到你爱财。”

    “难道你就不能在外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家媳妇的有点么?”

    “爱财难道不是优点么?我觉得这正是你的可爱之处之一。所以,他觉得,即便是要你去方外玩耍,也要你成为一方财主。那么最好的法子就是,宝库只有你进的来,这样一族人的财政大权,不就全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么?”

    “谁稀罕这种条件帮他顶锅……”

    好吧,既然自家男人都这么违心地夸她了,她有什么不好意思厚脸皮接受的?

    不过,想一想,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那…那你两个哥哥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已经搞定了么?”

    “嗯,算是搞定了吧?”

    “算是?我看是没有吧,要是真的处理好了,你为啥还会受伤?”

    说着,柳紫印扭头看了一下那些想要拦住他却不敢真上前的守山灵植。默默抬起左手,掌心对着那些大小不一的家伙,掌心所对之处,皆是留小的取大的。

    这样一路下来,他们已经去到天宝深处,灵兽多余灵植的地方。

    柳紫印直觉得走累了,拉着云冥在一块平滑的大石上坐下,对着那些灵兽幼崽招手。

    也不知是不是被驭兽族人叫着叫着,自己就真的被镀上那层仙祭幻灵师的光环,小灵兽们竟像着了魔一般,不论食肉、食草还是杂食的,都乖顺地奔向她。

    每每抚了一只毛茸茸,一只毛茸茸就会被收入系统。

    直待山中天光暗了,他们才返回入口处。

    这期间,云冥将他们分离时身边发生了什么,大致讲了一遍。

    “所以你是说,你用这种法子,将皇位推给了你两个哥哥?能成么?”

    “成的。”

    “可是…可是公公婆婆怎么办?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吧?”

    “这个…也不好说。”

    “不好说是什么意思?”

    不知是不是谁扣错了时光的齿轮,原本山中山外无时差的,可是他们这一去一回,便又是两年的光景。

    而后,面对在山外苦等了两年的驭兽一族,柳紫印再也没有跑掉的理由。

    ————

    两年后……

    方外,悠然居。

    “儿媳妇,你说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就不要再走来走去了,当心那些人和猫猫狗狗撞到你!”

    “哎呀娘,我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快到院中树下去乘凉,这屋子里面多热呀!”

    “我…好……”

    是的,直待她和云冥等人一起,在方外与天武的边境见到公婆的时候,才明白了云冥那句“也不好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柳紫印万没想到皇帝公公和皇后婆婆居然是对这样的爹娘,众儿子中,仿佛之后云冥才是亲生的,其他都是捡来的,说什么爱争争爱抢抢,和他们半点关系没有。

    这不符合夺嫡套路,好吧,反正她也不是来夺嫡的。

    院子中,大树下。

    初吉炼丹,云冥品茶,父子二人见她过来,默契极了。

    “又被母亲赶出来了吧?”

    “又被祖母赶出来了吧?”

    “呵呵,有你们俩说风凉话的份儿么?哎,你们几个小家伙……”

    说话间,差点被脚下几只新生刚回蹒跚的灵兽幼崽绊倒,又一次,被自家男人稳稳地接在怀里。

    “你倒是当心点。”

    “是我不当心么?分明是那几个缠我没缠成。”

    柳紫印还想数落云冥站着说话不腰疼,抬眸瞬间,导航界面里先是远处又一批人正向自己的悠然居过来。

    凭此数量,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把拉住云冥,就向后门处。

    “冥冥咱们走。”

    “娘,你又要拉老头子去哪?”

    “去哪儿…总而言之,遇见那群长老和你残叔叔,就说我们……”

    “出门很久了。”

    “Mua,给你一个么么哒,真是娘的乖儿砸!”

    “可是娘,你挺着个大肚子这样整天到处乱跑,真的没关系么?”

    “都怀了两年多了,说不定是哪吒的同款限量版妹妹,能有什么关系?”

    “哦。”

    母亲每次都是这样,初吉早就见怪不怪,只是这次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片刻后,一直守着丹炉的人,忽然站起身。

    “不对,是气晕和往常不一样!”

    “初吉快来呀——”

    果然,初吉还没起步,就听见后院某印声嘶力竭地叫他。

    初吉发誓,从此以后的每一天,都是他毕生难忘的日子。

    比如,五年后…还是悠然居。

    丹炉后面是初吉,初吉后面是一串小豆丁。

    “大哥,我们已经找到你了,你下次能换个地方躲么?”

    “又被你们找到了呀!这次你们想要什么奖励?”

    “我们想要爹和娘!”

    三个小女娃动作一致,字数一致,腔调一致地萌血萌血看着他。

    面对这样三个妹妹,店里忙碌的祖母,还有即将到来的一拨僵尸(咳咳,是一堆族中长老),初吉心下无奈哀嚎:实不相瞒,我也想要爹娘,可谁知道娘又带着爹到哪散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