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绝望惶恐的时刻


昏暗潮湿小巷子里,挤上一道狭窄闭塞的楼梯,屋中的光线昏暗,杂物四处散落着,周围都散发着一种混杂着香气腥臭的浑浊味道。

    一个穿着破旧的小符昱茫然地站在屋中,他瘦得厉害,根本看不出年纪,脸上手上都有冻疮,只剩一双眼睛看着形状还算是漂亮。

    小符昱脑中一片混沌,根本记不起梦外的事情。

    “啪!”突然出现一位短裙女子给了他一巴掌,眼神阴戾,“谁叫你这会儿回来的?我说没说让你在外面等着!”

    身形瘦小的小孩反应不及,摔倒到地上,嘴唇被牙齿磕破,鲜血的血顺着嘴角往下流。

    小符昱的神志从混沌中脱离出来,恐慌地爬起来,看到地上的鲜血像是想起了什么,惊慌失措地用袖子去擦:“妈妈,我错了!我错了!”

    女子点了一根烟,嗤笑一声,穿着高跟鞋的脚恶意地踹过去:“一天到晚就会给我惹麻烦!怪不得你爸不认你!一分钱都不愿意给!”

    小符昱缩成一团,小脸上满是惊慌,明明吓得要命却不敢躲闪,高跟鞋的细跟踹在他的小小的肩膀上,将他踹了一个跟头,脑袋嘭地一下砸到后面的柜子上,头晕目眩半天爬不起来。

    女子抱着胳膊站在原处,漫不经心地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冷漠带着恶意。

    “妈妈,我……我错了……”小符昱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眼前有些泛黑。他伸出小手求饶,声音哽咽。

    女子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突然铁门被人用力砸响。她的脸色一变,狠狠地瞪了小符昱一眼:“真是个扫把星,烦死人了!”

    她说完弯腰抓住小符昱的脖颈,强行将他从地上拖起来,几步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将小符昱粗暴地塞进衣柜里,嫌恶地拿了旁边的锁将柜门锁上。

    “妈妈,我听话。我会听话的,求您了……别把我关在里面……”小符昱的声音从柜门里传来,声音颤得不成样子,恐慌害怕。他用力贴着柜门,死死地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周围的黑暗。

    “烦死了!闭嘴!你敢发出声音,就给你扔到河里去!”女子将烟捻灭,抓起一个烟灰缸狠狠地砸到衣柜上,暴戾地大喊大叫。

    小符昱被吓得浑身一颤,害怕地用手捂住嘴,不敢再哭出声音。狭窄的衣柜他连蜷着腿都吃力,脊背一直弯着,周围实在太黑了,看不到一点光亮。

    他紧紧地抱着自己,捂住耳朵,害怕得一阵阵发抖,身上各处都疼得厉害,耳鸣更加严重了,头晕想吐,胃口也像是火烧一样疼。

    外面的女人出了门,不知道过了多久。

    衣柜的门突然被打开,女子已经换了新的衣服,酒足饭饱之后想起这里面还关着人。

    小符昱的眼睛哭得红肿,小脸上残留着巴掌印,这会儿已经有些青紫。他再次看到光亮,几乎是恍如隔世,身上疼得像是要死掉了,脸上却努力露出笑容,吃力地伸出手,祈求地开口:“妈妈,我……我以后,后一定会乖的……”

    “烦死了。”女人看到小孩的惨状不仅没有半点心疼,甚至更为嫌弃厌烦,泄愤般又踹了一脚过去。

    小符昱呜咽了一声,不敢地再有动作。

    女人突然听到电视里提醒孩子远离水域的消息,眼中闪过阴冷的笑。

    梦境扭转,画面重新汇集的时候,小符昱出现在一座桥上。寒风刺骨,他只穿着一件单衣,脸色发青,手脚都冻得发麻。

    小符昱低头看到流动的河水,隐隐感受到了什么,慌乱地往后退了两步。

    忽然,有人从他的背后推了一把,巨大的力道让他毫无挣扎的余地,一头摔了下去。

    小符昱茫然地转过头,看到妈妈就站在岸上,抱着胳膊嘲笑地看戏。身体在向下坠落,小符昱的胸口涌起巨大的悲怆,他想不明白妈妈要这么做。

    明明……他已经努力地很听话了,被锁在柜子里十几个小时,他疼得几乎要死掉了,都没有发出声音的……

    所以,为什么呢?

    符昱下一瞬坠入幽深冰冷的河水中,他本能地挣扎,可是水从四面八方灌进来,越努力身体越往下沉,在浑浊的河水里睁不开眼睛,像是有什么掐住了他的脖子,呛水窒息……

    他的脑中一片混乱,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甚至有些不清楚自己是真的长大了,还是在这个时候就已经被淹死了,那些后来的记忆是不是都是梦……

    符昱在水中痛苦地挣扎,睁开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无边无际的绝望将他笼罩,然后狠狠地拖入河底……

    “救……”符昱猛然惊醒,睁开眼睛看到昏暗的卧室,彭子瑜安稳地睡在旁边,呼吸绵长。

    他仍能感觉到梦境里中的惊恐绝望,剧烈跳动的心脏,似乎还能将他拉扯回那年落水的冬天。

    符昱愣了许久,抬手摸了一下脸,入手冰凉。

    过了这么久的事情,居然还会变成他的梦境。

    符昱怕惊醒子瑜,小心翼翼地侧过身,抬手轻柔地梳理她的发尾,目光眷恋,情绪随着他的动作渐渐平复下来。

    “嗯?”可彭子瑜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醒了,迷迷糊糊地伸手抱他,她钻进符昱的怀里,声音含混:“不难过……乖,乖……”

    彭子瑜半梦半醒地抱住符昱,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随着呼吸变深,她又重新睡了过去。

    符昱呆愣着还不过神来,整个人僵在原处,昏暗的光线下一切又像是梦境。他怔了许久,试探着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尖锐的疼痛,让他确定眼前事的真实。

    符昱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情绪,这很奇妙,但是胸口翻涌着酸胀,就像是灵魂都在一瞬间被什么填满了。他可以确信,自己愿意用一切来换眼前的这么一秒。

    他找回了手脚的控制,望着彭子瑜看了好久,将她眉眼的轮廓全部刻在心里。符昱伸出手,几次停滞在空中,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偷偷抱了彭子瑜一次。

    他控制着力度,怕弄醒了彭子瑜,而后低下头缱绻地吻了吻她的发顶,闭上眼睛却压不住的惶恐不安。

    谎言正在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