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撞人了

    被倩倩拒绝后,我有些失落。在沙发上躺下,却是辗转反侧,始终难入合眼。回想起刚才与丁梅的荒唐事,只觉得天旋地转,始终难以置信它是真的。心中萌生出一个可恶的念头。

    这丁梅显然不是什么好女人!

    连上班时间都在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聊那些不堪的内容~

    还有在金色时光小包间里跟苟厂长的缠绵~

    包括刚才这么随便就跟自己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

    跟这样不知检点的女人发生亲密度关系,我瞬间觉得自己也变得不再那么干净了。

    更感觉对不住白洁,尤其还是发生在自己家里。

    不过,万幸的是没有引起白洁的怀疑。

    包括偷看了她日记的事,也算是瞒天过海了。

    不过,后悔归后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切都于事无补。

    不行,我得清洗掉身上的污垢。

    于是,我找好换洗衣物,进了狭小的卫生间。

    没错,廉租房小到洗澡间只能与卫生间合并,在卫生间的墙上安装了一个花洒就是洗澡间!

    而且,因为空间过于狭小,又没有安装换气扇,换气严重不足,考虑安全起见,不能连续冲洗太长时间呢,否则有引发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

    我把花洒开到最大,用力搓洗着身体。

    不到五分钟,卫生间便被雾气笼罩了。

    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我就觉得呼吸变得有些困难,马上打开门换气。

    洗着洗着,水温越来越低,最后我已经关了冷水管,只放热水管,出来的还是冷水!

    去!我猜测八成是热水器水又坏了!

    上次出现过一次是三孔插座处接触不良,直接烧黑了。

    好再我也差不多洗好了,咬牙放冷水冲洗了十来秒钟,穿好衣服出来就去查看热水器,果然没猜错,还是老毛病,接触不良,过热烧坏了插头,塑料部分都已经严重变形了。

    家里没有插头,必须出去买一个新的来更换。

    我看看窗户外面,天已经黑得顶透,寻思着五金店早已关闭,只有去超市看看有没有卖的了。

    我就跟倩倩说你乖乖在家写作业,爸爸出去买个插头,热水器插头坏了,不然没热水呢。

    为了节省时间,我开着面包车前去。

    才上车,我的眼皮就跳将得非常厉害。

    我不迷信,可也是被它弄得心神不宁的,没办法只得不信地眨巴着眼睛。

    不想这可埋下了祸患。

    在出小区大门的时候,一不留神撞上了一位出来溜狗的老奶奶。

    准备地说,其实错并不完全在于我。

    老奶奶的狗是散放的,没有用绳索拴了牵着。

    这狗远远的看见了大门外的玩伴儿,撒欢得很,一路奔跑着去。

    老奶奶在后面追着跑。

    她也实在太自不量力了!只怕是再年轻十岁,也不定跑得过撒欢的小狗呢。

    结果,门外那另一条狗的主人也是个缺德鬼,冷不丁来了一个恶作剧,看见老奶奶的狗追出去,刚出门的那当儿,他猛然一个下蹲,佯出要从地上抓东西砸它的动作!

    小狗受了惊吓,飞快折返身朝老奶奶这边往回跑。

    而我恰恰驾车出来,小狗钻到了我的车子底下,老奶奶担心扎到它还是“刹车”不及,反正就那么给撞上了。

    没错,这完全就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嘛,管我什么事。

    可是,这可不得了呀!

    不知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老奶奶往地上一躺,手脚并用,嚎啕大哭起来。

    我顿时慌了神,没拉手刹就下车来看她。

    这下,糟了!

    更完蛋!车子后溜,本来离她还有那么一点距离,这下车轮刚好碰到她脚跟!

    还多亏守门老大爷发现及时,一边大叫刹车!刹车!一边就冲过来帮忙。

    我听到大爷叫声,猛然回头,想再回去拉手刹已经不现实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双手推住车身,不让它继续后溜。

    稍时,老大爷也已经赶过来了,与我一道阻止了车子再移动。

    “快看人伤得怎么样?”

    “赶紧花坛那边拿两块砖头来把轮胎垫起来!”

    门口进出的人们发现了情况,七嘴八舌地围了过来。

    有个好心的胖青年跳上车帮忙拉手刹,却因为过于紧张,用力过猛,直接把刹车线拉断了!

    “哎,师傅,你这刹车线怕是断了!手刹拉不起来了!是松晃晃的!”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朝我走过来。

    这时,有人已经拿砖头垫好了车轮,车子不会再后溜了。

    我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去扶地上的老奶奶。

    “哎,最好别动她!给医生来看!”

    “是呀!快打120吧!”

    “对,对,对,不是专业的不能随便乱动!”

    “哎呀,就是怕这种没有流血的!内伤,懂吧!”

    ……

    人们各种各样的声音和老奶奶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无形的莫大的力量,把我给吞噬了。

    我顿时六神无主,只觉得两眼火冒金星,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打什么120,我口袋里连急救车的费用都付不起了。

    “想什么呢,快打120吧,这么大年纪,有个三长两短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

    人们又像群蜂似的吵闹起来。

    我更是心烦意乱。

    “妈,妈,你杂个啦?感觉怎么样?”

    一个雄壮的男人拨开人群挤了进来。

    哎~

    真是不是冤家不棸头!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喝醉酒在自己奥迪车上乱来的那个男人吗?

    他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

    听到儿子叫唤,老奶奶终于停止了哭喊。

    “老九,快看看阿花给被撞伤了!”

    去!真是巧了!原来他的小名也唤老九!

    人群里不知谁说了句:“哎,自己都睡地上了,还想着狗!管它做什么,早跑了!能有什么事!是怕你给撞伤摔伤?”

    男人也不等母亲回答,跟着又恶狠狠地朝我面包车上踢了几脚,厉声喝斥:“是哪个狗杂种开的?眼睛瞎了吗?出入门还忙个鸡儿!”

    我怯怯地站出来,颤抖着说:“大哥,莫着急!车是我开的!可是,并不是我撞的她,是她自己追狗,脚折了才撞上来的~”

    不等我说完,就被他一把抓过去,凶狠地骂句:“说你妈了个比,撞了人还不认账,倒说是人撞车!你还有理了,你杂不上天去!当老子是空气吗?”

    然后,朝我劈头盖脸暴雨般一顿拳打脚踢。

    好在守门老大爷不顾自身安危,死死把他抱住,众人又上来帮忙。

    认识我的拉住我,认识他的劝说他。

    倒也没有让事态进一步升级。

    其实,众人的担忧是多余的,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还手的,这跟在不在一个重量级是两码事。

    好在,这时老奶奶竟然自己挣扎着直坐起身来。

    他儿子甩开拉扯他的人,过去问她:“妈,伤到哪里了?”

    “哦,应该不杂个,刚才是一下子就晕了,天旋地转的,现在好多了!”

    说时,老奶奶竟挣扎着想要起身。

    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压在我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人群里也有人起哄说哎,不杂个,不杂个,都想自己站起来了!可能就是刚才被吓着了!

    又有人说哎她还是惦记着她的狗!

    她儿子却依然对我不依不饶,扬起手来直指着我说:“不行,你以为就没事了!送医院检查!”

    又有人附和说对呀,这谁说了都不算,到底有没有事,还真得上医院检查检查。

    我琢磨也是这么一回事,这医生最是公道,不会偏袒哪一方。

    “走就走,上车,我拉去人民医院检查!”

    说时,我就要朝车门走去。

    “哎,哎,哎,你这个破车不能乱动!要保护现场!到时候,你翻脸不认账杂整?”

    真没想到这哈儿竟然还是心思慎密,不准我动我的面包车,并说要叫交警来处理,并且已经拨打了事故处置中心电话。

    可是,大门本就不宽,被我车都堵住大半,其他车子都进出不了了。

    我不能分身,同时又送老人去医院,又在现场等交警。

    只得厚着脸皮给白洁打电话,说我在小区门口撞老人了,不怎么伤,不过要接着送去医院检查,现场又要等交警,得麻烦她来一下。

    “我就知道你打电话准没什么好事!我可没空,自己的屁鼓自己想办法擦!”白洁说完直接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好在,这时一同事站出来说:“没事,余凯,你先带人打出租去医院检查,我替你跟他在这里等交警,耽搁不得,什么情况再电话打给你。”

    我一听,中呀!只是,这位同事只是有点脸熟,还叫不上人家名字呢,真是无地自容呀。

    但是,此时此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马上问她要了电话,先拨了一个过去。

    “我电话,什么情况打给我,真是太感谢了!”我激动得无以言表。

    然后,我赶紧地帮忙搀扶老人,他儿子也交待好了现场代理人,跟我一起一人一只胳膊搭上肩膀,架起老人往外走了,这个时间段地门口打出租车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