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腊月十五,绍兴府最好的地段,安置的是富家的祖宅,夜色降下来时,这一处层层叠叠绵延不尽的房屋像是披上了一层帐子。

    富家的正门白日里都极少开,今日天不好,连两边的角门都关了,大大的灯笼已经点亮,隐隐可听见里面谈笑声。

    “说了又该打你们的嘴!信不信的也该去传一声,大老爷不在,几位管家大爷又不是没在,让人家傻等!”伴着一个啐声,角门咯吱一声开了,走出一个须发尽白的老汉,穿着打扮干净整齐。

    他站在门首,眯着眼往外看,果然见在正门口的大石狮子下缩着一个身影。

    “下了半日雪珠子了,这都等了一天了,又带着个病着的孩子,快些进来歇歇。”老汉快步过去,手里的灯笼在雨雪混杂的夜色里照出一片橘黄,也照出眼前这个人影。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打满补丁的薄夹袄已打湿一片,他蹲在那里,怀里护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娃,女娃闭着眼,面色孱白。

    看到有人来了,那男人便抬起头来,青白消瘦的脸,大约有三十七八岁,青青的胡茬、黑黑的眉毛上都挂着雨珠,让他显得十分狼狈。

    “啊,老伯,可是大老爷有话说了?”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沙哑着嗓子问道。

    “告诉你一声,大老爷一家子都出门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雪下起来了,你们到门房里避上一避吧。”老汉说道,一面转身带路。

    “多谢老伯。”男人连声道谢,一手抓起身旁的包袱,一手将依旧沉睡的女娃抱起来,紧跟着老汉走进角门。

    看着这男人进来,正围着炉子吃酒的几人顿时不满的嚷起来:“张大爷,你老人家在大老爷跟前有脸,我们可比不得,随便让人进来,少不得我们挨骂….”

    “…哪一天不来个三四个这投奔来的,行好也行不过来…….”

    那男人听了便有些拘束,但也没就此缩手缩脚的,捡着那角落蹲下去,小心的护着怀里的女娃。

    那老汉也不理会他们,就茶壶里倒出一碗水递给男人。

    看着男人一口灌了水,显然渴急了,老汉心里有些发酸,他常年在这门房里行走,前来投靠的人海了去,什么惨状的都有,肉做的心看多了也硬了。

    只不过今日这个男人却不同,老汉似乎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你果真是二太老爷那一支?”

    男人还没回答,一旁就有人嚷道:“张大爷,你信他的!二老太爷那一支早死绝了……”

    老汉回头啐了他一声,将注意力又放在眼前这个人身上,低声道:“……你果真是被带走的那一个?”

    一碗热茶喝了,男人脸色好了几分,听了这话便微微一笑,那先前的落拓之形顿时消了一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门外车马声雷雷响,更有杂乱的跑动声。

    “大老爷回来了。”门房里的人忙忙的停了吃喝,一窝蜂的涌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清净了,此时安睡在男人怀里的小女娃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动了动。

    “慧娘,乖,别怕,这就有地方给你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男人忙忙的摇动手臂,一手轻轻拍抚。

    怀里的女娃得到安抚,动了动嘴角,又一次陷入沉睡,而男人望着房内跳动的烛火陷入沉思,风吹起门帘,可以看到外边大门处灯火辉煌,有许多衣着华盛的男人说笑走动,在他们身后,更有数位盛装丽服珠光宝气的妇人姑娘们走下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