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蛮神圣使

    唏嘘感慨一番后,燕云城便将九阴冰魄棺椁收进了龟藏。

    “云城,我们继续挖啊!”

    有了九阴冰魄的前例,战真此刻前所未有的热情高涨。

    燕云城则是一脸黑线翻了翻白眼,心道如九阴冰魄这般逆天之物,你以为是萝卜青菜啊,能够收获九阴冰魄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

    没有理睬战真,燕云城当下便领着众人向坑洞上行去,来时艰难去时却异常迅捷。

    出得千里坑洞,战天行依旧盘腿虚空不动,杨菀则是静静的守望着自己的夫君,就连燕云城等人出现在她身边都没有反应。

    战天行神魂海中此时波浪滔天,漫漫海域杳无边际,较之先前扩大了一倍有余。

    墨鳞鱼的体形同样壮大了一圈,神魂之力愈加厚重凝实,在其前额之上,战天行的神魂正迎风而立,全身魂力磅礴浩瀚,随着海浪在神魂海中乘风破浪。

    “铿!”

    一道利剑出鞘声骤然响起,久未动静的战天行突然睁开了双眸,两道如实质的光芒自其眼中射出,足有一丈长短,这道金鸣之声正是自双眼发出的。

    双眸实质光芒持续了近一刻钟才收敛,战天行浑身涌现出一股莫名气机,缥缈高深不可寻摸,一缕缕威压自然流露,燕云城几人骤感压力倍增,不得不运起灵力抵抗。

    这股威压来得快去的也快,战天行长身而立,昂首望向天穹,正凝望自己父亲的战真,顿时有种顶天立地巨人的感觉。

    战天行眨眼间便已出现在众人面前,也不避讳自然拉起了杨菀的手,坚毅的面庞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柔声道:“让你担心了!”

    话语虽说简洁,却是饱含了深情,双目凝视,杨菀眼眶红胀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咳咳......”

    见自己父母在人前秀恩爱,战真顿时尴尬不已,涨红脸着假装咳嗽了几声。

    或许是战真的咳嗽声真的起了作用,杨菀急忙将手从战天行手中抽出,脸上竟还升起了一丝红霞,假装镇定的转过身去,没好意思面对几个后辈。

    “云城,”战天行坚毅的脸上露出浓郁的笑容,朝着燕云城继续道,“大恩不言谢!”

    “大首领言重了,我只是恰逢其会罢了,大首领功参造化,步入半步度厄之境那是必然的。”

    燕云城连连摆手没有居功。

    战天行听了燕云城的话语,脸上神情不变,可心中却是震撼不已。

    燕云城若只是说出度厄境,他反倒不会惊讶,可燕云城说的是半步度厄,要知道度厄境分为两个阶段一事,就算在那些山门贵胄之中也属隐秘,普通人根本就无从得知,燕云城竟能一口道出,心中对燕云城的身份越加的好奇了。

    就在战天行与燕云城交谈之时,隐雯不知什么时候与杨菀交谈了起来,不知道杨菀说了什么,隐雯朝着燕云城这边看了看,脸上更是显出一抹娇羞。

    杨菀顺着隐雯的目光看

    过来,见到是燕云城,原本一脸笑容的脸顿时泛起了寒霜。

    似是感受到了杨菀不善目光,燕云城当下看了过去,见到杨菀冰冷的表情又看看一脸娇羞的隐雯,心中霎时有了猜测,不觉一阵脑仁疼,心中暗道世上最难消受的是美人恩啊!

    燕云城赶紧撇过头去,不敢再看杨菀,他若是再看下去,以杨菀的性格怕是会直接替自己女儿抱不平,大打出手了。

    战天行自然也感受到了,便开口对燕云城说:“你们一路赶来,不知现在雪域蛮族是何境况了?”

    听了战天行的话语,燕云城当下便将那日夜会战凌云所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讲与了战天行。

    战天行眉头紧皱,沉默片刻后,说道:“杨奭当初未登大宝之时,其野心便已初露端倪,海族一战身中寒毒,深居宫中少问朝政,本以为他雄心消磨,不料困厄他多年的寒毒竟然一朝得解,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杨奭自然说的是当今燕皇。

    听到战天行说到自己的兄长,杨菀面上毫无表情,看来是彻底对自己这个哥哥没有了亲情。

    杨菀之所以会是这种态度,一方面是燕皇大举进攻雪域蛮族,导致雪域生灵涂炭;另一方面却是要牵扯出一段往事了。

    遥想当年,那时战天行还不是战氏部族的大首领,他自雪域出发一路游历到了燕京,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两个年轻人,男的雄姿英发,女的清新脱俗,战氏部族一向豪爽的个性,很快被两人所接纳成为了好友,三人便一起结伴游历天下。

    函谷关,三人变装混入军伍,甘当马前卒,每每秦军来犯必冲锋陷阵在前,浴血奋战大杀四方,女子并不输于两个男子,几人还比拼谁斩敌杀寇多,短短时间内竟积累大小军功数百,一度擢升为军前大将。

    在燕皇嘉奖钧旨传达的当夜,三人便悄无声息离开了函谷关,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此事一直到如今还被军部定为悬案未破。

    脱离军伍,离开函谷关,三人一路游山玩水,不觉进入了百万大山,南蛮五部更是因为他们的到来,原本就风云变幻的局势,变得越加的波云诡谲。

    当时南蛮五部内部并不和谐,各部为了争夺五行蛮王之位,开始大打出手,相互倾轧,大批的蛮族人在混乱中丧生,在百万大山山高林密间充满了杀戮与血腥。

    正在此种境况下,三人来到了南蛮五部,见到满目疮痍尸横遍野,他们便决心要结束这场杀戮。

    三人经过一番商议,便定下了计划,然后便各自分开按计行事。

    这一离开便是经月,期间南蛮五部间的杀戮虽有减少,不过并未终止,血腥杀戮已然随处可见,可就在一日这种境况彻底改变。

    这一日,百万大山突然地动山摇兽吼震天,山中妖兽像是发疯了一般,离兽潮来路最近的金蛮部首单其中,在抵御了片刻后终是不敌,不得不匆忙败退。

    金蛮部败退,狂暴兽潮霎时一泻千里,滚滚兽潮

    一路横冲直闯,朝着整个五行蛮部碾压而来。

    在兽潮爆发的初期,南蛮五部各自为政,结果被兽潮冲杀的死伤惨重,就在各部情势极度危机之时,火土水三蛮部分别来了一位客人。

    每个人分别以自己不同的方式,得到了所在蛮部蛮王的认可,在他们的游说下,三大蛮部逐渐联合在一起共同抵御兽潮,后来金木两部同样加入了抗兽大军。

    南蛮五部组合的联军,加之有三位神秘来客的筹谋,一改先前节节败退颓势,逐渐由败转守,进而由守专攻,经过五部同心协力之功,兽潮被平息。

    兽潮被平息之后,南蛮五部深切认识到团结之力,当下摒弃前嫌停止杀戮,南蛮五部自此恢复了平静,商定五部之事由五位蛮王共同确定,而三位神秘之客则是被南蛮五部尊为蛮神圣者。

    三人合力平息南蛮之乱后,再一个夜黑风高之夜,没有惊动任何人就离开了南蛮五部,沿着百万大山历练,其间在百万大山中与各类妖兽缠斗,磨砺己身,在修为增长的同时,几人的关系同样是突飞猛进,几可生死相托。

    一路向东,三人来至了御海城。

    来御海城的第一天,他们便经历了海族攻城,目睹了海族的凶残与暴虐,直接就在城门口报了名,入了军伍。

    三人进入了城卫军,被分在了不同哨所,战天行当时被分在了第一百哨所,男子被分在了九十五哨所,女子则是被分在了九十九哨所。

    那一日九十九哨所,被一小股海族袭击,守军轻易的就将这股海族给击溃,女子更是亲手斩杀了数名海族之人。

    这波袭击过后,按照往常的经历,九十九哨守夜兵丁自以为海族不会再发动第二次攻击,便放松了警惕,更因海风夜间寒彻,守夜兵丁竟违背军令偷喝烈酒。

    万万没想到,海族狡猾异常,在海上月晦海雾弥漫之时,卷土重来再袭九十九哨,因守夜兵丁酩酊大醉,海族轻而易举就登上了御海城墙,很多兵丁在睡梦中丢掉了性命,等兵丁发觉之时,海族已然快杀入城中了。

    九十九哨兵丁匆忙自被窝中爬起来,面对有备而来的海族大军,顿时被杀得丢盔弃甲,不断败退,许多人已然丧失了斗志,眼见海族大军就要撕开御海城的一角,女子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力战不退半步,海族之人在其身前不断倒下。

    女子的形状顿时吸引了双方的注意,城卫军许多原本已经提不起斗志之人,霎时被女子激了起来,败退之势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海族之人同样发现了女子的存在,更多的海族之人涌向了女子,女子虽然杀伐果断,可终究是寡不敌众,鲜血早已将其衣衫浸透,伤势在海族疯狂攻击下越发严重起来。

    海族大军已然杀到狂暴,越来越多的海族之人如海浪一般,连绵不绝的涌了过来。

    御海城中的万家灯火已然遥遥在望,而坚持浴血冲杀的女子却即将力竭。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