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婚

    云厘凝望着卫玄澈侧脸的线条,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宛若蝶翼,他那深邃俊美的五官百看不腻,他薄唇落在云厘的发丝上,又突然在云厘的唇上落下。

    只是轻轻一吻,足以勾走云厘的心魂,卫玄澈唇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一只手搂住云厘纤细的腰肢,见云厘愕然的神情,忍不住轻笑一声。

    “怎么不回答我?若是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卫玄澈在云厘耳畔轻声说道,炽热的呼吸扑在云厘的玉颈上,让云厘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我……我当然要嫁给你,不然还能嫁给谁。”云厘撇了撇唇,推开了卫玄澈,语气虽然很冰冷,但是脸庞上羞红已经出卖了她。

    “怎么?太子妃这就推开我了?害羞了?”卫玄澈的语气颇有几分挑逗的意味,看着云厘故意背对着她,显然是想要隐藏自己的害羞。

    “谁害羞了?我可没有!别胡说!”云厘抚上自己羞红的脸颊,故作理直气壮的说着。

    “嗯,好好好,没害羞,倒也无妨,现在你我还没有成亲,日后等成了亲,你可没有机会再推开我了。”卫玄澈唇边的笑意加深,又伸手抱住了云厘。

    这一次,云厘正欲转身推开卫玄澈,身子刚转过来,就被卫玄澈按住了后脑勺,接着,感受到唇上的触感,不知怎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她刚刚伸出的手,又放了下来。

    “嗯……太子妃,果然很甜。”卫玄澈恋恋不舍的松开了云厘,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望着云厘那清丽脱俗的小脸,尤其是好看的羞红,让卫玄澈甚是喜欢,将她抱在怀里。

    云厘当然能听出卫玄澈的言下之意,靠在卫玄澈的心口,感受到那有力的心跳。

    “卫玄澈,我等着你,带着你的聘礼来娶我,若是聘礼不让我满意,我可不嫁。”云厘的嘴角不由自主上扬,从未感觉有如此甜蜜的时候。

    “好,那就江山为聘,天下为鉴。”

    成亲前一日,上官武安特意来府上,将贺礼给云厘呈上。

    “上官公子,您带来的贺礼也太多了些,我不能收你这么多的贺礼。”云厘看着那一箱又一箱的金银珠宝,瞬间傻了眼。

    “云小姐客气了,这其中,也有二皇子派人送来的贺礼,都是我和二皇子的心意,还望你能收下,毕竟你曾经也帮了我和二皇子不少忙,这些都是小小心意。”上官武安露出风轻云淡的笑意,显然是不在乎这些钱财。

    “这……”云厘想起,卫离殊曾说过要给她送上那一份贺礼。

    “云小姐,不必见外了,你曾经帮过我们,现在到了你成亲,我们也理应拿出这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那好,那我就收下了,多谢上官公子。”云厘笑着说道,示意彩云带走那些贺礼。

    一个小厮上前给云厘通报,“小姐,陛下派来了一些人,说在云府搜刮下来的金银珠宝,给您留了一半做聘礼,这些金银珠宝,您有权随便使用。”

    云厘有些惊喜,本以为皇帝会将云府搜刮的所有东西存入国库,没想到竟会给她留下一半,这一半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不过,有了上官武安和卫离殊的贺礼,她要这么多的金银珠宝也无用。

    “让这些人进来吧,把东西收回我房中,顺便让他们替我向皇上道个谢。”

    “是,小姐。”

    皇帝派来的人把搜刮而来的金银珠宝全都交给了云厘,既然是云家的家产,云厘想到了一个好的用处。

    “彩云,正巧今天是个好机会,你去把铺子里存的那些所有药膳和糕点,都分发出去,给那些乞丐还有没饭吃的流民,如若药膳和糕点不够,就那那些云家的银子买,就以我的名义分发。”云厘吩咐道。

    “好,小姐,您可真是菩萨心肠,奴婢这就去给您办,想必那些乞丐和流民,定会好好感激您。”得到云厘的命令,彩云重重的点了点头,笑着离开了。

    拿到药膳和糕点的乞丐流民,一听是云厘做的善事,便纷纷道谢,又听说云厘明日要与太子卫玄澈成亲,给云厘送上真挚的祝福,云厘听着,便觉得心里更暖了些。

    次日一早炮竹声便响起,云厘府前已被堵的水泄不通,全都是得到施舍的难民和乞丐来看个热闹。

    云厘坐在梳妆镜前,彩云和别的丫鬟给云厘梳妆打扮,戴上凤冠,穿上火红色的嫁衣,轻点朱唇,镜中的美人,一颦一笑都足以让无数男子为之倾倒。

    “小姐,是太子殿下来了!”小丫鬟欣喜若狂的跑了过来,向云厘说道。

    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卫玄澈在众多百姓的注目之下,前来迎娶云厘。

    “走吧。”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知包含了云厘多少的期望与爱意。

    云厘披上红盖头,彩云扶着她,缓缓走出房门,骏马上那意气风发的男子一跃而下,一袭红衣,颇为肆意潇洒,向云厘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

    两个红衣身影摇曳,只有卫玄澈与云厘二人知道,为了今日,他们究竟经历了多少苦难,不过,这都是值得的。

    “我来娶你了,厘儿。”卫玄澈那深邃的双眸溢出无限柔情,他的出现,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位女子都羞红了脸庞,可是他的温柔却只给云厘一人。

    红衣飒爽,卫玄澈宛若天神般俊美,虽然看不见云厘红盖头下的容颜,但他可以想象到,云厘此时会有多美。

    “夫君。”云厘红唇轻吐,此话一出,便让卫玄澈露出愕然的神情,接着迅速转为喜悦之色。

    “太子妃刚刚说什么?”

    “我说,夫君,我来嫁你了。”云厘牵上卫玄澈的手,此话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就在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欢呼,场面开始沸腾起来。

    云厘与卫玄澈十指紧紧相扣,堪称天作之合,这时,卫玄澈对身旁之人说道,“唯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