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曾相识

    沈青萝猛地坐起,身上的睡衣已经全湿了,空调不知什么时候罢了工,夜风从窗户吹进来,带着丝丝暑热,手机上显示是凌晨四点半,在现实中她不过睡了几个小时,可在那一场逼真的梦境里,却经历了沈青萝短暂的一生,体验过爱恨情仇。

    她开灯下床,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抬头时却被镜子中的人吓了一跳,她不可置信地反复捏了捏脸,镜中人也是一样的动作,是她没错。

    可镜子里的人却是故事中沈青萝的模样,与她原本的长相虽然相仿,却要美上不知多少。

    只是此时面色略有些发白,恍如鬼魅,

    她变成了沈青萝,还是那原本就是她?

    冲过澡,换了件干净的睡衣,沈青萝返回卧房伫立在窗前。

    天已破晓,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自胸口弥漫,心犹如缺失了一块。

    梦境在她对苏渊敞开心扉时骤然坍塌,所以走出故事的关键是,爱上苏渊。

    她捂住胸口,那里还有点疼。

    翻开手机,竟意外的发现《宿敌》有更新,章节中只有短短的一句话:20日正午,青山公园等你。

    下面还留下了详细地址,就是沈青萝所在的城市的那个公园。

    小说点击量寥寥无几,沈青萝很确信这句话是专门为她写的,为了引她过去。暂不论作者目的如何,她一定要去讨个公道。

    今天是15日,距约定日期还有五天。

    沈青萝特意去医院做了各项检查,体检报告显示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梦中的一切肆虐都像一场不堪回首的荒唐事。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叫苏渊的男人在她心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日如期到来,青山公园约定的地点就在沈青萝工作的道馆附近,她活动筋骨,换上一身方便的运动服,提前半个小时前往青山公园。

    赶上正午,天气炎热,公园人不多。

    沈青萝自进公园后便放慢了脚步,表面上假装遛弯,一双眸子却在公园内来回打量,专注寻找可疑人士。

    这几日她查过那个鸽子精作者,除了网站上被鸽掉的那三万字小说,再无其他信息,更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只能凭感觉摸索。

    公园绕了一大圈,一无所获,炙热的阳光晒得人头晕,沈青萝瘫坐在湖边柳树下的长椅上。

    有脚步声靠近,极轻,像梦中苏渊每次夜晚到访那般。

    闻声抬头,对上了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熟悉是因为这张脸曾无数次在梦里与她耳鬓厮磨,陌生却是因为是现实中初见。

    不同于梦中的古装造型,这个人留着一头短而干净的发,也不像梦中初见那般有一张阴郁的脸,反而英俊,成熟,还有那么几分难以捉摸。

    他还正用一种极为熟悉的眼神看着她,和苏渊看她的神情一模一样。

    沈青萝倏地站起来,克制泛滥的情绪问:“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那人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在我为你编织的梦里。”

    他的目光细细地打量她,仿佛要将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收进眼底。

    沈青萝迟迟没有说话,只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终于明白从故事中出来前苏渊那句话的含义。

    他认识她,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苏渊,也是将她带入那个故事的罪魁祸首。

    意识到这一点,沈青萝避开他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良久才问:“你是那个鸽子精作者,也是苏渊?”

    情绪暗涌,一触即发。

    男人手落在她的肩膀上,“作者是我,苏渊也是我,不过鸽子精这个词可冤枉我了,《宿敌》是你配合我写完的,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故事,你怎么会不知道?”

    沈青萝抓住他的手腕反拧到身后,将他制服。

    “警察局走一趟吧。”

    那人转了个身,轻易从她手腕中挣脱,反握住她的手,“我建议私了,你毫发未损,我并没有把你怎么样,不是吗?”

    他露出一副宠溺的笑,眼中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的确,她去过医院检查,身体上没有任何损伤,在现实中那不过是她做的一个梦,没有证据,纵使到了警察局也说不清什么,相反,警察可能会觉得她有病。而有关梦中的种种,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和她自己知道。

    “你我都知道梦中发生过什么,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打算如何私了?”

    沈青萝愤然甩开他,因情绪过于激动,眼底有些许湿润,眼前的人也开始模糊,那张脸与《宿敌》中的苏渊渐渐重合。

    这个人很高明,为她设了个死局,只要爱上苏渊才能从故事中出来,即便回到现实,对苏渊的感情并没有迅速消散,他笃定她对他还有情意。

    沈青萝不否认,这几日,她有想过他,或许不止一点。

    他靠过来,伸手将她眼角溢出的泪水抹掉。

    “都听你的,梦中是我欺负了你,现实中任你欺负回去。”

    沈青萝微怔,仰头看向他。

    这句话颇有歧义,说的还这么暧昧,他们虽然在梦里有过无数次亲昵,现实不过是初见。

    她后退一步脱离他的范围,冷静道:“好说,你鸽了《宿敌》的时候不是说中了五百万吗?既然如此,就把那五百万当作精神补偿费吧。”

    这句话毫不留情地与他划清界限。

    对面人唇角微抿,似是对她的提议并不满意,“只有这个?”

    五百万还不够?他还想给什么?

    沈青萝不解地看着他,他那样的微表情竟然也与梦中的苏渊如出一辙。

    “这个就够了。”她确信他给不起。

    “在梦里剥夺你的一切,我是打算用余生补给你的。”他表情真挚,看起来并非是玩笑话。

    余生补给她?她后退一步,梦里纠缠她还不够?

    “别,我要不起。”那么会算计的一个人,她只想敬而远之。

    可梦中受的委屈,沈青萝不会那么算了。

    “我这个人比较实在,给钱就行。”

    “你真的舍得我?我想给你的不仅仅只有五百万,包括我的一切。”

    “什么意思?”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的人。

    “我想和你结婚。”

    他一语惊人,沈青萝慌了,是现实中从未有过的慌张,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要和她结婚?虽然在梦里他们已经经历过那么多,可那不过是梦。

    “你……先去看个医生,等脑子好了我们再谈。”沈青萝想逃,也这么做了,她匆匆往公园主干道走过去。

    还没走出两步远,一双手臂从身后拢过来,抱她入怀。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容易忘记我,故事只有沈青萝爱上苏渊才会终结,你已经爱上我了。”

    她的确有想过他,可她并非故事中的沈青萝,他也不是苏渊。

    “现实中的你不会武功吧?”

    “什么?”身后的人疑惑。

    沈青萝已捏住他的手腕扯开,给了他一个回旋踢,“沈青萝的确爱上了苏渊,可你不是苏渊。”是他先动手动脚的,她这一脚算得上正当防卫,想到梦中受的委屈,还觉得不够,沈青萝连续两个回旋踢,都踢在他的手臂上。

    他没有躲,踉跄了一下,向她靠近,“我的名字就叫苏渊。”

    他并没有放弃纠缠的意思。

    沈青萝:“……”

    这一点她还真是没想到。

    趁她失神,他已到她身前,再次抱住她。

    这里并非梦境,他这样着实不妥。

    “是我打的不够重吗?松开。”他的手臂像是绳索,抱的紧,沈青萝用力想要挣脱,听见他嘶地一声,放弃了挣扎。

    她还是心软了。

    “你对我并非全无感情,我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让你爱上我,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接受我,今后,我都听你的。”他的声音是劝阻,又是安慰,可她却听出了几分诉讼思念之情的意思。

    她的确想过他,甚至偷偷哭过好几次,她恨他给了她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梦境,又让她怅然若失。

    尽管场景不同,时空也不一样了,这个人身上却是熟悉的味道。

    分明是初次见他,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还是苏渊,我为什么变得和梦里的沈青萝一样。”她们虽长相相似,梦里的沈青萝要更美几分,仿佛是给现实中的她加了滤镜。如今,这层滤镜已经融入了她的脸。

    “你只需知道我已经关注你很久了,梦中的沈青萝本是你真实的样子。”

    关注她很久了?她真实的模样?

    沈青萝仰头,惊恐地看着他,“你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这么说?”

    “造梦师。至于你,是因为觉醒,以后你会知道你是谁。”

    造梦师,觉醒……有什么东西在颠覆她的原始认知。

    沈青萝倏地退后一步,“你对多少人做过这件事?”

    “梦中那件事?只有你一个。”苏渊勾了勾嘴角。

    沈青萝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至少现在看来他有几分危险,可偏偏,梦境中遗留的感情还没有消散。

    “虽然是一个梦,可那场经历已经对我造成严重的伤害,现实中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却也没办法原谅你,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没见过。”

    她没想过这句话说出口会这么难受,就好像把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离。

    苏渊靠近她,本想拥抱她,又止于原地未动。

    “经历故事的人不止有你,也有我,我做不到无动于衷,我可以接受你任何形式的惩罚,除了离开我。所以你对我做什么乃至余生怎么折腾,我都陪着你。”

    沈青萝的确舍不得,可又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

    “对你做任何事都行?”

    “嗯,听你的。”

    如果什么都不做,的确便宜了苏渊。

    沈青萝定了定神,“所以,你现在是落到我手里了?”

    “嗯,任你摆布。”

    沈青萝笑意盈盈:“很好。狗男人,受死吧。”

    她做了在故事中一直想做的事,出来之后先把这个人暴打一顿。

    这个人好像是铁打的,闷不吭声,也不躲避。

    怕把事情闹大,沈青萝手下留情。

    “为什么不躲?”

    “我答应你的,任你摆布。”

    他的手臂上已经有青紫的痕迹,她还刻意在伤痕上戳了一下,他眉头都不曾皱过。

    事情好像有点失控,她看了他好一会儿,任他的眉眼与梦中的苏渊重合,而后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就像是为那场梦做一次真挚的告别。

    良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苏渊,再见。梦就是梦,现在梦醒了。”

    她终于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转身离去。

    “等等。”身后的人叫住她,却没再跟过来。

    沈青萝回头,二人隔着一座小木桥,恍惚又回到绥城苏宅那夜她与他站在回廊的场景。

    只是这一次,苏渊笑着对她挑了下眉,“我们还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