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只能先苦一苦夭夭了【求订阅】

    【从134章重新看】

    苏夏和喻元颢两人来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文茂林先让苏夏把门关上,然后才对着喻元颢语气严厉地问道:“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不来上课?”

    面对老师的逼问,喻元颢低着头选择不回答。

    见他这样,文茂林也懒得追问,转头对着苏夏询问道:“你怎么把徐锡峰他们也喊去了?”

    “怕一个人拉不过来。”苏夏笑着回答道。

    他这个理由文茂林是明显不相信,只不过当着喻元颢这位学生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

    其实当看到教室里少了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再联想到苏夏当初那着急的模样,文茂林心中已经猜到了事情只怕并不简单。

    当他看到喻元颢依旧发红的眼眶后,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所以此刻没有选择继续逼问这名学生。

    既然苏夏把人成功领了回来,此时还有心情笑,他此刻也松了一大口气,转过头又对着喻元颢说道:“先前我跟你爸妈打了电话,你父母打工供你读书不容易,你自己好自为之。”

    听到班主任这话,喻元颢脑袋垂得更加低了,同时还悄悄看了一眼旁边的苏夏,看到对方此刻并没有看向自己,内心稍微好受了一些。

    作为一个家庭贫困的人,他十分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境贫寒。

    其实当班主任说出刚刚这番话时,苏夏就已经把视线投向了窗外,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这名同学绝对不想被别人以异样的目光看待。

    自己不可能在眼睛上刻字“我真没有因你家里穷而看不起你”,最好的方法自然便是不去看对方。

    文茂林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让一位学生多想了,见喻元颢依旧不吱声也失去了说教的兴致,挥手示意他先出去。

    等到喻元颢把办公室门重新关上,他才对着苏夏问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夏隐瞒了喻元颢买了一把刀的事情,只是说他被几个人抢钱了,于是自己叫上徐锡峰他们找到对方帮他讨回了钱。

    “你们跟他们有没有起冲突?”文茂林问道。

    “没有,对方见我们人多就乖乖把钱给了。”苏夏一脸轻松地说道。

    “抢了多少?”文茂林又问道。

    “三四百。”苏夏如实回答道。

    “是不是在网吧?”

    既然班主任都这么问了,苏夏也不再想着帮喻元颢圆,便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常去网吧通宵,所以白天上课才没有精神。”文茂林叹了一口气。

    然后抬头望了一眼挂钟上的时间,看到要上课了便让苏夏回教室。

    如果说现在的苏夏是文茂林重点关注的对象,那么像是喻元颢这种学生,“好自为之”四个字便是他最好的忠告。

    然而苏夏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对着班主任问道:“文老师,你说让喻元颢参加学习小组怎么样?”

    “这个你不用去强求,关键是看他自己想不想学。”文茂林提醒道。

    停顿了一下,又对着苏夏叹气道:“你不要觉得老师们只在乎好学生,只是有些人你是说不听的。”

    “明白。”

    苏夏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了文茂林的办公室。

    =

    回到教室,苏夏找到了喻元颢,小声说道:“我就说了你在网吧被抢钱了,其余的你自己也别乱说。”

    “嗯。”

    喻元颢人不傻,自然知道苏夏这是帮自己大事化小。

    见他还是懂一点道理,苏夏又提醒道:“今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想着自己解决,可以去报警。”

    苏夏没有说找自己,因为他不可能次次都帮他去出头,今天是怕对方干出傻事来。

    喻元颢这次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看到他这样,苏夏便知道这人没有听进去,不过他也懒得再多费口舌,于是便及时打住话题转而说起另一件事。

    “有没有兴趣参加学习小组?好好把成绩提起来。”

    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这位曾经跟着自己一起杀红名的同学,能够把心思重新放回到学习上来。

    喻元颢知道苏夏是真心为了自己好,脸上有了几分感动,再加上他此刻也许提高成绩,也就用力点了一下头。

    瞧见这位同学还想学习,苏夏脸上有了笑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既然这样,今天中午你就来教室里。”

    “知道了。”

    喻元颢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因为他此时真是这么想的。

    当天中午苏夏的学习小组又多了一个人,现在一共是十五人。

    看到不仅苏夏、江溪月在,就连班上第三名的楚苏苏也在,喻元颢忽地充满了学习的动力,开始向他人请教问题。

    他虽然皮肤比较黑,但是模样清秀,看上去又有些弱不禁风,女生们还是很乐意帮他。

    苏夏也专门给他辅导了约莫半个小时的数学题。

    而喻元颢自己下课后也不再低着头玩手机,开始做作业和看书。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就连班主任文茂林也感到了些许诧异,心想:“莫非这个学生还有救?”

    然而这样的情景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星期。

    第四天早上喻元颢一到教室就趴在自己座位上睡觉,中午虽然来到了教室,也是在睡觉。

    为了不让对方感到折磨,苏夏主动对喻元颢说道:“黑皮,不要因为我而强迫自己参加学习小组,我这个是自愿的。”

    喻元颢看着苏夏脸上流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重新打起精神来学习了一会儿。

    只是第二天中午,他的身影没有出现在教室里。

    看到喻元颢这样,苏夏大概明白了班主任那话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

    不去想喻元颢的事情,他继续帮陶夭夭补习物理,这家伙一个数学,一个物理都不过关。

    陶夭夭倒是很乐意见到喻元颢不来了,这样自己又能霸占苏夏一个中午。

    悄悄地咧嘴笑了一下,她又把身体朝着苏夏所在的方向靠了靠,然后侬声问道:“你再给我讲一遍嘿,我刚刚好像没有听明白。”

    明知道这丫头是故意的,苏夏还是继续耐着性子帮她讲解起来。

    只是当对方准备让他再讲一遍时,忍无可忍的他终于爆发了,拿起笔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而陶夭夭则双手按住刚刚被敲疼的地方,露出了十分委屈的表情。

    江溪月微微歪着头看着这一幕,过了足足约莫十秒钟后,她终于知道了自己刚刚心中诞生的那种情感是什么。

    “原来这就是吃醋啊!”

    看到陶夭夭跟苏夏贴的这么近了且关系亲昵,江溪月真真切切地吃醋了。

    于是在陶夭夭离开后,重新坐到自己座位上的她,对着苏夏面无表情地说道:“从明天开始,由我辅导夭夭学习。”

    看着江溪月撅起的嘴巴,苏夏忍不住“嘿嘿”笑了一下,然后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唉,只能先苦一苦夭夭了。”

    ......

    :